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阅读新闻

莉迪亚·戴维斯唯一长篇代表作《故事的终结》上市

[日期:2019-07-08] 浏览次数:

  莉迪亚·戴维斯是美国当代著名小说家、翻译家,乔纳森·弗兰岑和扎迪·史密斯等都是她的粉丝。她的小说以语言精悍、结构新颖、洞察人性在美国文学界独树一帜。2005年当选为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,2013荣获布克国际奖,长期致力于法国经典文学的译介工作。在国内,她的两本短篇小说集《困扰种种》和《几乎没有记忆》出版后都获得巨大反响。近日,楚尘文化策划出版了这位殿堂级女作家的长篇小说《故事的终结》。

  《故事的终结》是莉迪亚·戴维斯唯一长篇力作,是孤独者的共鸣之歌,敏感还原了我们在爱情中的嗔痴怨怼。小说中无名叙事者“她”是老师,他是学生,相差12岁。故事从记忆中的怦然心动开始,到相互折磨结束。仅仅维持了一年。为了终结思念,她试图写下他们的故事。她不得不一次次回忆——他的皮肤、头发和衣服,他的魅力和缺陷,他的沉默与谎言。她在旋涡中找不到出口,挣扎在回忆和忘却之中。

  美国书评人哈尔•哈拉维卡说:《故事的终结》作为戴维斯最优秀的作品,它使用的每一个词语都如此精确,每一个句子也如此完美,音韵、句法和谐统一,为未来探讨记忆的虚构写作提供了一种非常有创见的尝试。英国《卫报》更是给予了戴维斯有力的评价:“她像卡夫卡那样有力,像福楼拜那样敏感,像普鲁斯特那样划时代。”

  《故事的终结》是一部关于旧爱、回忆与疗伤的意识流经典作品。如果你难以理解乔伊斯的《尤利西斯》、普鲁斯特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《故事的终结》将会为你打开一扇门——戴维斯本人正是美国最权威的普鲁斯特译者之一。著名作家戴夫·艾格斯赞誉“她全凭一己之力发明了一个写作流派。”

  每个人一生中总有几个特别的人,转身只要一瞬,忘记却要一辈子;《故事的终结》正是一封写给错位前任,最真挚、坦率的情书。

  戴维斯用精确、冷静、克制的语言描述着一种混乱,将失恋者脑中闪过的8万4千个念头巨细靡遗地呈现出来。它像一面镜子,映射出某一面曾经的自己。无论是女性、男性、普通读者或最挑剔的文学评论家都将在这个故事里得到不同的解读。

  戴维斯另一个为文学爱好者熟知的身份,是著名小说家保罗·奥斯特的前妻。她和奥斯特是少年夫妻,曾经为了文学梦一起忍饥挨饿,最后却以离婚收场。两人文风一冷一热,颇堪玩味。以短篇小说著称的戴维斯,其唯一长篇的主题是探讨旧爱与回忆,令人很难不对这段逝去的爱情浮想联翩。

  《故事的终结》是失恋者的自愈手册。夜深人静,不妨试试用这个故事为潮涌往复的回忆画上完整的句点。

  一生中总有些人转身只要一瞬,忘记却要一辈子;打开人心最柔软的部分,一封写给错位前任,最真挚、坦率的情书;

  作家们的偶像,2013年布克国际奖得主,美国当代最著名女作家之一莉迪亚·戴维斯唯一长篇力作,孤独者的共鸣之歌,敏感还原我们在爱情中的嗔痴怨怼;

  作为戴维斯最优秀的作品,这部小说,使用的每一个词语都如此精确,每一个句子也如此完美493333管家婆图!音韵、句法和谐统一,为未来探讨记忆的虚构写作提供了一种非常有创见的尝试;——美国书评人 哈尔•哈拉维卡;

  戴维斯和保罗·奥斯特是少年夫妻,青春时,他们曾一起为艺术忍饥挨饿,苦心求索,如今彼此功成名就,却互不往来,对过去讳莫如深。痴念与真实,孰是孰非,都只能喑哑地散落在记忆的虚构中。

  “她像卡夫卡那样有力,像福楼拜那样敏感,像普鲁斯特那样划世纪。”——英国《卫报》

  “她是作家们的作家,乔纳森·弗兰岑和扎迪·史密斯等都是她的粉丝。”——btr

  为了终结思念,她试图写下他们的故事。她不得不一次次回忆——他的皮肤、头发和衣服,他的魅力和缺陷,他的沉默与谎言。

  她在旋涡中找不到出口,挣扎在回忆和忘却之中。旧日时光潮涌往复,她能做到真正的终结吗?或者,她想要忘却的,只是自己重新编织的虚构和想象?

  美国当代著名小说家、翻译家。她的小说以语言精悍、结构新颖、洞察人性在美国文学界独树一帜。2005 年当选为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,2013 荣获布克国际奖,长期致力于法国经典文学的译介工作,现为纽约州立阿伯尼大学创意写作教授。除了英语文学最高奖项的布克国际奖,戴维斯还获得过古根海姆奖、兰南文学奖、麦克阿瑟天才奖等众多文学大奖。她是实至名归的殿堂级文学大师。

  戴维斯是自我意识的魔术师,她是美国为数不多的、赋予语句、词汇更多含义的作家之一。在世的作家中,很少有人写下的东西比她的更有意义。──乔纳森·弗兰岑(美国著名作家 《自由》作者)

  她全凭一己之力发明了一个写作流派。——戴夫·艾格斯(美国著名作家、编剧)

  她像卡夫卡那样有力,像福楼拜那样敏感,像普鲁斯特那样划世纪。——英国《卫报》

  她是作家们的作家,乔纳森·弗兰岑和扎迪·史密斯等都是她的粉丝。——作家、书评人btr

  你认识莉迪亚•戴维斯也许是从她锐利的超短篇小说开始的,但是她的唯一长篇《故事的终结》,却才是最缜密、精确的杰作。这篇小说讲述了一段关系的瓦解,一位无名的叙述者,尝试以写作小说的方式去捕捉她的记忆。作为戴维斯最优秀的作品,这部小说,使用的每一个词语都如此精确,每一个句子也如此完美,音韵、句法和谐统一,为未来探讨记忆的虚构写作提供了一种非常有创见的尝试。——美国书评人 哈尔•哈拉维卡

  正是因为戴维斯独特的风格,让这部小说生机勃勃。也正是因为她与生俱来的体贴,让她写下了这些能唤起身体冲动的描写,和这些用美丽编织起的灰色词语。一些片段就这么永远地停在了我的脑中萦回不去。——《波士顿环球报》

  令人赞叹不已,(戴维斯)向我们展现了一幅回忆如何保存又如何改写逝去爱情的真实图景。

  非常厉害…… 戴维斯小说的调色板让我想起绿茶、骨头、石英灯和杏仁干,其中的法国房间洋溢着 Michel Leiris的妄想,Jane Bowles的咸湿海水的空气味。从没见过当代哪个作家曾如此勇敢地探索过混杂在欲望中的孤独、厌倦和不满,这是一幅灰色的装饰画,也是一个沉思中的女人最优雅的一面。——《乡声》

  戴维斯的幽默让你发笑的同时,也让你思考。她的作品,正如卡夫卡的作品——卡夫卡是给她影响最大的作家——是对最怪异的存在形态的一种半喜剧半悲剧式的观察。这是实验写作的最好形式。——《卫报》